新乡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 >

热点

刚刚俄美开辟第二战场,普京手握绝世杀手锏

2022-05-27 14:37:35 热点admin 619
5月16日,美国财长耶伦警告称,俄乌战事导致全球粮食安全问题恶化。5月16日,美国国际发展署署长萨曼莎·鲍尔召集主要智囊团和学术机构的粮食安全专家交谈,讨论俄乌战事对粮食

5月16日,美国财长耶伦警告称,俄乌战事导致全球粮食安全问题恶化。5月16日,美国国际发展署署长萨曼莎·鲍尔召集主要智囊团和学术机构的粮食安全专家交谈,讨论俄乌战事对粮食安全的影响以及美国政府该如何应对全球粮食危机。

他们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使全球粮食危机严重恶化。5月14日结束的七国集团外长会议也认为,俄罗斯发动的“小麦战争”已经是一场“全球危机”。


对于美西方连日来围绕粮食安全问题的指控,俄罗斯强调西方国家对俄制裁才是粮价上涨的原因。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掌握货币,谁就控制了全世界;而谁掌握粮食,谁就控制了全人类。俄乌冲突的持续和西方对俄制裁加剧了市场对国际能源价格和通胀的担忧,也让冲突前就已持续的全球粮食安全风险越来越大。而美国西方强调俄罗斯发动了“小麦战争”,也是通过将粮食安全问题政治化,继续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压力。

粮食危机的真正原因

近两年来导致全球粮食安全问题愈加严峻的因素主要有三个:气候变化、俄乌冲突和新冠肺炎大流行。其中,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加速了粮食安全问题向危机的转变。

按照2020年的出口数据,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是全球第一大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向全球供应1/3的小麦和大麦,近2/3的葵花籽油和2/5的玉米。此外,俄罗斯还是最大的化肥来源国,占世界化肥出口的1/8。根据乌克兰农业部的说法,农产品出口是乌克兰出口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占全国GDP的10%,该国85%的作物出口依赖亚速海和黑海的海运航线。

自2月24日俄乌危机爆发以来,俄罗斯海军封锁了乌克兰的黑海和亚速海港口,数百万吨的粮食仍存放在仓库中。乌克兰无法出口粮食、肥料和蔬菜油,农业生产也遭到破坏。5月13日,乌克兰农业部长MykolaSolskyi在G7农业部长会议上表示,乌克兰4月份仅出口了110万吨粮食,由于乌克兰海岸港口被封锁,700万吨小麦、1400万吨的谷粒,300万吨的葵花籽油,300万吨的葵籽饼粉并未进入全球市场。

俄乌出口受限,导致今年全球小麦价涨幅已超40%,达到了14年以来的新高,进而导致面包、奶制品以及肉蛋奶等食品价格飙升,加重通胀压力。俄乌战争只是导致粮食安全问题的其中一个因素。俄乌出口的中断是在一系列压力叠加后发生的。

过去一年,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下,拜登政府推出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推升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加重了通胀。同一时期,能源价格上涨也导致农产品价格上涨,尤其是化肥成本的飙升,导致农民减少化肥用量,进而导致收成减少。西方对俄制裁也进一步抬高了能源价格,使得化肥价格更加昂贵。

此外,气候条件导致许多国家的粮食供应减少。东非地区的农作物也因干旱而受损。今春印度遭遇极端高温,莫迪政府借此推出小麦出口禁令。北美大草原和南美潘帕斯草原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粮食产区,也在遭遇史无前例的干旱。根据CNN的报道,美国最大的小麦产地堪萨斯州已有半年多就没有降雨降雪,预计小麦会歉收。俄克拉何马州四分之三的麦田和得克萨斯州三分之二以上的农田处于严重干旱状态。美国农业部上周预测,由于农作物受到干旱的影响,美国今年小麦出口量将是自1973年以来最小的。又一次重塑话语权的时机?

截至目前,至少有20个国家为保库存出台了粮食和化肥出口的限制性禁令,包括上周印度对小麦的出口和印尼对棕榈油销售的新禁令,进而继续推高粮食和食品价格。俄罗斯为了应对制裁、保护国内食品消费市场,也已宣布自我限制粮食出口。西方国家也同样受到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影响。美国和加拿大是第二、三大小麦出口国,仅次于俄罗斯,相对而言在粮食供应上能够自给自足。所以,美国在粮食安全问题上受俄乌冲突影响较小。但是,供给端的轻微波动都可能引发消费端价格的剧烈波动。

根据美国农业局数据,2020年2月中旬,俄乌战争爆发时,得克萨斯州小麦价格是每蒲式耳(1蒲式耳等于8加仑,相当于36升)8美元,现在已经上涨到每蒲式耳12美元,创下自2008年以来的历史新高。这也意味着美国面包店和杂货店食品价格的上涨,必然会影响美国消费者。这也是拜登政府关注粮食安全的主要原因。

在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持续的背景下,如何避免和化解这场全球粮食安全危机,也是拜登政府进一步借粮食安全重塑国际格局的一次时机。印度以气候因素借口出台小麦禁令,实际上还是出于国家安全和地缘政治的需要。印度外贸总局也承认,俄乌冲突导致国际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已经威胁到印度及周边国家的粮食安全。不排除未来印度调整小麦出口政策,以此在国际舞台上博得更多话语权。

俄乌冲突导致的粮食出口空白,会逐渐被其他国家填补。比如,根据美国农业部5月12日公布的预测数据,加拿大2022年至2023年度小麦出口量将增加850万吨,欧盟将增加500万吨。

有数据称,俄罗斯3月份小麦出口量同比增长了约60%,4月俄小麦出口可能是去年同期的3倍。5月1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政府经济会议上表示,2022年俄罗斯粮食总产量可能会达到1.3亿吨,小麦产量达8700万吨,创历史最高纪录。

这就意味着,国际社会要想缓解这场粮食危机,俄罗斯出口依然会发挥重要作用。这就要看美国究竟会如何利用俄乌战争或“小麦战争”的舆论包装继续挤压俄罗斯。由于掌控全球粮食运销的四大粮商(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中有三家是美国企业,美国无须从市场层面担忧粮食控制权的问题。

5月15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总编辑贝德斯(ZannyMintonBeddoes)在CNN一档节目中表示,富裕国家之所以要解决这场全球粮食危机,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俄乌战争,目的不光是支援和拯救发展中国家摆脱粮食安全危机,而是要这些国家认识到俄乌战事的利害关系。在她看来,美国应该和印度、南非、巴西等国合作找出一个方案,让粮食供应流动起来。

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应对俄罗斯方面有关“俄乌战争和西方制裁导致了这场粮食危机”的话术策略。这种观点在西方很普遍,是美国利用粮食安全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宣传目标的重要话题。

预计在接下来的粮食危机应对过程中,粮食将是美国开展对俄地缘博弈的一个战略工具。在这方面,印度控制粮食出口的做法已经让西方不满,其他产粮大国如何选择,值得关注。